首页 > 音乐资讯 > 正文

女团经济崛起 繁星网打造一条可复制的造星产业链

2020-08-08 10:39:17 

繁星网打造的S .I.N .G女团

YY打造的女团1931

  输入“女团”两个字,搜索结果有565万条,但几乎清一色是日韩偶像女团的信息,在相关人物栏目里,很难找到一个中国艺人的名字。

  当然,你若不死心继续往下翻页,或许就能搜到SNH48———这是现今国内少有的一支拥有大众认知度的偶像女子组合。这样的情形不仅反映了中国造星机制的疲软,也让越来越多人发现———偶像女团这块鲜肉市场,目前仍是中国娱乐产业中的一片蓝海。

  事实上,近年已经有不少娱乐巨头盯上了这片蓝海,但除了打造SNH48的久尚演艺之外,能成功抢滩的没有一家是传统音乐公司,反而是造就了“网络主播”这个传奇行业的在线演艺平台,对“女团”垂涎欲滴。首先是去年底,YY欢聚时代就率先推出了一支名为1931的女团,当时已被视为在线演艺平台正式进驻传统音乐业的一大动作。同时,酷狗旗下的繁星网也在重金打造一个S.I.N.G女团,目前正在韩国等地进行紧张集训,预计下个月将正式出道。而去年3月才正式上线的网易BOBO,同样也盯上了这片蓝海,正在打造一支名为O2O goddess的女团。这是一个有趣的现象,此前很少被传统娱乐公司重视过的“偶像女团”市场,如今突然成了各大在线演艺平台争相抢夺的肥肉。

  众所周知,现在中国的在线演艺平台非常赚钱,而这些财大气粗的土豪们,如今都纷纷从线上走到线下,把目光投放到被认为“穷酸潦倒”的传统音乐行业,这是对音乐业的扶持还是侵蚀?值得我们去探究。

  背景探讨

  Q:这些做主播平台的土豪们,是怎么跟音乐扯上关系的?

  A:“秀场”已被妖魔化,我们要做“主播歌手”

  在我们开始讨论在线演绎平台为何打造女团这问题之前,还是要先从“主播歌手”这个群体说起。其实,“主播歌手”这词是近两年才渐渐兴起,在这称呼出现之前,人们更习惯把这群体称之为“网络主播”,并且把“网络主播”所依附的平台,譬如YY、9158、六间房……称之为秀场。

  酷狗音乐副总裁谢欢,一个喜欢把自己定义为“码农”的理科男,在接受南方都市报采访时对“秀场”一词显得颇为敏感,“我觉得‘秀场’这个词已经被妖魔化了,什么金主、一夜暴富,很多这些故事。所以我们坚持把繁星网叫做线上演艺平台,我们区别于秀场。”他这番话,证明了“主播歌手”和“网络主播”之间存在着微妙的区别。

  在谢欢看来,早些年大众概念里的“网络主播”,其中有很大部分是网络游戏主播,之后网络主播渐渐演变成一种在线演艺的模式,有人唱歌,有人跳舞,也有人讲笑话、脱口秀,或者纯粹跟粉丝聊天……但在这产业迅速发展的进程中,越来越多主播开始选择以唱歌来进行在线表演。

  2012年,号称有5亿用户的酷狗音乐,嗅到了在线主播平台的钱景,于是投入巨资打造了繁星网。几年下来,繁星网上已积累了两万多名主播,虽然当中也有少数是才艺类的表演,但绝大部分还是以歌手身份进行直播。谢欢认为,繁星网起步较晚,但却带动了整个主播行业在音乐属性上的提升,现在大家会发现,其他在线演艺平台也都在主打歌手类的主播。也正因此,“主播歌手”这个名号渐渐就覆盖了“网络主播”的称谓,这对于一直备受争议的在线演艺平台而言,无疑也是一段“正名”的历程。

  弊病探讨

  Q:“主播歌手”都已经那么赚钱了,还有什么不满意?

  A:有利还想有名!

  常年来,音乐行业的萧条,让造星这件事跟这行业距离越来越远,反而这短短几年里,在线演艺平台却摸索出了一套完善的线上造星模式。无数的主播歌手在互联网上成为超级明星,拥有了数以万计的粉丝,更重要的是,他们能通过“唱歌”赚到足够的财富。

  但这些主播歌手最大的“心病”,就是只能在互联网上当明星,在线下,他们依旧寂寂无名。如何把主播歌手在线上高企的人气转化到线下,是近年来主播平台们一直思考的问题。

  YY娱乐CEO陈洲,也是公司创始人之一,他非常重视提升YY主播平台的音乐属性。早在2010年,陈洲就曾想直接切入音乐行业,但他打听了下才发现,国内的四大唱片公司(环球、索尼、华纳、滚石),每年从音乐上获取的收入,总共不到10个亿。

  而YY娱乐当时已是一个年产值20个亿的商业生态了,尽管里面都是草根,但“有人就依靠在这上面表演,一年能挣1000万”。陈洲在接受南都专访时说,有一次他邀请一位在音乐行业很资深的音乐人来“参观”YY平台上的各个直播房间,当时陈洲选了一个比较优秀的艺人房间,这位音乐人看了后就惊呼不已,他告诉陈洲,从画面上看到的录音设备至少需要20多万,而这些在唱片工业里不是每个音乐人都舍得购置的。“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这些艺人在这个所谓的‘草根平台’上已经媲美一些行业专业人士的成就。”此后,陈洲下定决心,要结合整个音乐产业,趟出一条变革之路。

  案例探讨

  Q:做主播平台的土豪们,是怎么开始线下造星的?

  A:从音乐公司签约歌手变身线上主播再变线下歌手

  实际上,在为音乐行业输送新血这件事上,起步比较晚的酷狗繁星反而走在了YY前面。早在2012年底,繁星网刚上线不久,一个叫庄心妍的女孩就入驻了繁星,成为这里的一名主播歌手。其实在成为主播之前,庄心妍已经是一家小型音乐公司的签约艺人。

  谢欢回忆说,庄心妍特别适合这个主播平台,而且她的互动能力比较好,很快就吸引了很多粉丝。“记得在她积累了5万粉丝的时候,我们就给她推出了一首单曲,就是后来那首《一万个舍不得》。”

  因为当时酷狗繁星也刚起步,需要有一些艺人来打品牌,所以繁星开始全力推广庄心妍的这首《一万个舍不得》。谢欢说,一首歌放在酷狗的首页,基本上每天都会有100多万的收听量。

  很快,庄心妍就在现实中有了知名度。谢欢说,从2013年下半年开始,她就已经有线下的商演。目前,庄心妍线下商演加上彩铃收入,一年产值超过千万。

  在谈及庄心妍的案例时,谢欢非常自豪,因为在线演艺平台在中国诞生以来,庄心妍是第一个从线上主播成功转型为现实中明星的歌手。“当时索尼等好几家大公司都来找到我们,跟我们探讨为什么这个女孩三个月就可以推一首单曲,而且是一点就中了。”

  原因探讨

  Q:主播平台为什么要吸收传统音乐公司的新人歌手?

  A:能改变主播歌手的草根形象,也能帮助主播平台开发线下市场

  庄心妍的成功,让谢欢渐渐看清了酷狗繁星未来应该要走的路,就是把繁星打造成一个歌手出道的平台,让更多传统音乐公司能把他们有潜质的新人送过来,在繁星网上迈出当歌手的第一步。

  表面上,陈洲和谢欢都在力挺音乐行业,希望能为这行业输送新血,但实际上这是一个双赢的策略———在线演艺平台努力去吸收传统音乐公司的新人,这不仅能提升平台在内容上的水准,也能逐渐改变主播歌手的草根形象。当然,更重要的是能开发线下市场,这才是更为长远、更为实在的价值体现。

  这几年来,谢欢不断在尝试跟一些音乐公司合作,但在这过程中他又遇到一个问题,“因为现在整个音乐环境不太景气,所以这行业的人显得急功近利,他们可能连三个月的时间都很难付出,譬如我们跟个别公司谈,他们就看中这个平台能给他家艺人怎样的推广位、广告位。他们还不太了解,做主播歌手其实是一个‘养成’模式,还是需要时间去积累粉丝的。”

  模式探讨

  Q:大牌公司都不愿意输出歌手,主播平台有何办法?

  A:主播平台决定自己打造女团,给音乐行业做参考模式

  后来,谢欢就有了一个想法,能不能繁星网自己打造一个成功案例出来,给这些音乐公司一个更直观、更有参考价值的模式?于是,从去年年中开始,谢欢就有了要打造一支偶像女团的想法,并最终将这个想法付诸于实际。

  而比谢欢更早有这想法的,是Y Y的陈洲。去年3月,YY就启动了全国海选,为他们的1931女团招募成员,去年8月,这支由18个女孩组成的1931女团就已正式出道。

  陈洲认为,在线演艺平台要打造线下艺人,偶像女团必定是首选,除了因为这块市场竞争并不大外,更重要的是网络主播本身就具备着“养成式偶像”的特质。为此,陈洲重金请来华语乐坛教父级的音乐人陈耀川为这支女团掌舵,更花费千万在广州为她们打造了一个专属的演艺场馆,每周定期有公演。这种模式,多少是模仿了近年人气飙升的SN H 48。

  然而,在互联网造星这概念上,繁星网的S.I.N .G女团会做得更彻底。谢欢强调,繁星打造的S.I.N .G女团,之所以没有邀请音乐界的大腕来主控,并非花不起这钱,就是想把这实验做得更符合互联网的概念,“我们对打造这个团时做出的任何一个决定,都是以互联网大数据为标准的,譬如我们的女孩去留,是否应该发单曲、M V,是否给予重大媒体推广,完全是根据她们每个人和整个团的粉丝量去决定,我们是要以大数据来说话。”

  另一方面,谢欢也没打算给这个女团打造专属的剧场,他认为,在剧场里完成的“养成式”偶像,是日本最为传统的一种造星模式,但这种模式照搬到中国,不太现实。

  目的探讨

  Q:互联网土豪们入侵音乐业,是扶持还是侵蚀?

  A:土豪们还是想做平台,目的是打造一条可复制的造星产业链

  早前,谢欢曾专门去了趟韩国,对当地的造星模式进行考察,让他感慨最大的,就是这个国家完善的造星产业链。从培训机构到经纪公司,再到媒体推广,每一个环节都紧紧相扣,缺一不可,“很简单的一个例子,我们当时想给S.I.N .G找个培训机构,但国内没有,就去了韩国找,结果被韩国的培训机构震住了,我们找到每一家公司,都会给出一个非常清晰的打造流程,方案是细化到以小时为单位的。”

  而在中国,还远远谈不上有造星产业链这概念,所以无论是Y Y还是酷狗繁星,他们从互联网上走下来,代替传统音乐公司去打造“女团”,其实就是希望能完善这条产业链。

  谢欢笑说,他是个玩代码的IT人,完全不懂音乐,当不了音乐人,“但当我们告诉一些音乐界的人,我们正在打造女团时,他们都会愣一下,觉得你们在干嘛?想来抢饭碗吗?但其实我们还是在做搭建平台的事情而已。”

  类似的一番话,陈洲也有说过,他也强调,做1931是想探索出一个可以跟传统音乐产业讲得清楚、道得明白的模式,告诉大家这样可以成功。“如果我这件事情做成了,也能成功地把大家的恐惧消除掉,那我就可以形成一个产业链,Y Y娱乐可以调动已经没落了十余年的整个音乐产业的力量来做这件事情。”

  如今,无论是Y Y的1931,还是繁星的S.I.N .G,也包括其他在线演艺平台正在打造的女团,实际上她们都还在摸索中,但无论成功与否,她们都会为中国造星产业提供一个参考,这是她们诞生的最重要价值。


黄石窝优装 http://www.woyouz.com/
关于维景百姓网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络广告
维景百姓网 版权所有 © 2015-2020